全部
  • 行情
  • 新闻
  • 全部

九藏艺术|艺术家马永强的油画写实风景

来源:网络 2019-09-06 10:29:40 责任编辑:魏芳
242

导读:

细说起来,马永强老师跟我算半个老乡,他来自山东烟台一个海边小城,海阳,那是一个离青岛非常近的美丽的小地方,所以看到马永强老师的第一感觉,就非常有亲切感。他不是大家印象中的“山东大汉”,而是儒雅而沉静的,谦和而温润的。他的艺术融古通今,他创作了独属于自己的鸡冠花系列作品,飞沙系列作品,过往烟云系列作品等,但并不满足于现状,一直在寻求突破,于是在2009年的夏天,他决定回家待着。

正如他在《花与沙—作品背后的故事 Flowers and Sands—Stories Behind Works》自述中写的:我家在海边的一个比较繁华的镇上。其实我每年都会回去但待的时间都特短,只有春节那几天时间。这次时间比较长,而且是夏天,可以去海边游泳了。大概有二十多年没在老家的海边游泳了,再次回到这儿,踩着柔软的沙滩,好像回到了小时候,特别的兴奋。

这次“不知道怎么跳出舒适圈就选择待着”的经历,也成为马永强老师艺术生涯的转折点之一。他从早期的写实风景创作,到当代艺术,再到重拾写实风景创作,并成为目前国内优秀写生风景创作为数不多的艺术家之一,期间心路历程,请听马永强老师一一道来。

马永强

风景这边独好——油画写实风景初探

2010年10月底我的《飞沙》系列基本完成,当时正在准备个展,但因展览延期至2011年1月,中间就空出一段时间。正好这期间有朋友来工作室玩,当看到我画册上早期比较写实的水彩风景时,很是吃惊,觉得我基本功那么扎实,放弃这一风格题材的继续创作非常可惜。这已不是第一次听人这么说了,记得一年前朋友带几个美国华侨来买画,他们一下子看中这几张风景,觉得如果能每天看到这些画,就能把自己又带回到童年的故乡,可以安慰自己的思乡之情。虽然价位出得还比较高,但因自己手里只有这几张早期作品,而且每张都是花了很长时间才完成的,所以没舍得卖。那几位老人很是遗憾,我不忍心,就说等以后我再画这类作品时可以卖给他们。他们却感叹地说我再也不可能静下心来画这种写实平静的作品了,我知道他们是看我当时已走向表现与抽象所下的判断,其实当时我自己也不确定以后是否还会去画这样写实的风景作品。

马永强 春2018-4 布面油画  2018年  600×200cm

这次朋友的感叹又让我想起那几位老人遗憾离去的背影。写实在当下是否还有意义?我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到北京接触到当代艺术后对我的启发很大,可以说让我的个性与激情得到宣泄与挥发,体验到艺术所带来的自由与快乐。而之前在山东所画的写实作品让人觉得很传统,不够当代、不够自由。正因为此,我对画写实作品内心是有一些思想障碍的,觉得写实没什么意思。但是,现在我开始觉得这个想法有些幼稚,当你经历过表现与抽象之后就会发现其实写实与前二者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他们都是在造型,重要的是那个驾驭造型技术的人如何去表现。

马永强 黄山2018-6 布面油画 65x50cm

毫无疑问,艺术圈外的大部分人群还保留着对写实作品的好感,当我们过于注重绘画的形式美和哲学思考以及社会意义时,是否有时会忽略艺术作品的情感因素呢?当我们过于注重表达个人的思想与情感时,是否忽略了身外那个世界以及与观者的情感沟通呢?许多人——尤其岁数大点的,看我的风景提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故乡”与“童年”。这说明我的早期作品虽然画的比较老实,不够当代,但从一个情感角度来说至少能够激发人们的思乡之情。其实想通了,艺术中的题材、画种、技法、风格这些人为设置的界限就不见了,一个自由的艺术家应该是想画什么就画什么,不被任何成见和技术所限制,把自己局限在一个有限的圈子里。

马永强 黄山系列之二 布面油画 2017年 240×120cm

当然促使我下决心重拾写实风景的不只是这些外部因素,而是当时我的艺术状态。从《鸡冠花》的骚动激昂到《飞沙》系列的空灵静简,我的心理状态在经历过这么大的一个起伏后开始趋于平静,逐渐成熟起来。但这种高潮后的放松也似乎耗尽了内心的激情,需要有一个重新积累和滋养的过程,否则后继的创作极有可能走向空洞和形式化。如果不及时调整状态,很有可能走重复自己符号的路子,而艺术创新则只能成为一种梦想。

马永强 黄山系列之四 布面油画 180×180cm  2017年

而重新收拾心情,定下心来画写实风景似乎是一个很好的调整方式。首先检验我是否依然具有静坐的定力,内心能否潜返心灵深处,而不被外界的浮躁所控制,这是对意志力的考验和个性的修炼。再是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把之前所学所用融会贯通,给自己的艺术以新的滋养。

马永强 黄山系列之五 布面油画 2017年 200×200cm

我要画的风景是写实的,虽说写实看来是比较偏技术,只要掌握技术和有足够的耐心就能画出来,但是写实作品要具有个人特色却是很难做到。尤其是风景作品,现实中那么多画风景的,要想创作出来具有个人风格特色的写实风景,没有足够的视野与技术作为个人艺术修养是很难达到的,所以这是一个重新学习并提高自我的过程。

马永强 秋 布面油画 2017年 100×70cm

难得有这么空闲的一段时间,就决定尝试一下写实风景的创作。下定决心后才发现面临很多困难,不是一两个月甚至一两年就能全部克服。首先就是素材的收集。以前的风景材料都是取自大学时期到蒙山写生时收集的资料,而现在手头上并没有合适的写生地点可供收集素材。因为我对画石头比较感兴趣,可周边大部分景点都以大山大水这些比较壮观的景色为主,要寻找景色有层次且近景有石有水的并不容易。

马永强 早春2018-1 布面油画  2018年 600×200cm

忽然想起曾和同学去过的一个地方,这个景点在怀柔,没有什么名气知道的人也很少。记得当时去时虽是假日却游人不多,所以印象很好。那里景色比较自然,人工痕迹少,更重要的是那里的景色是沿溪步行深入山谷,和其它名山大川相比虽少一些壮阔,但流水乱石颇有野味,很是耐看。当时还想着有机会再去一次,结果一直没有成行。这次决定再去探看一下。

马永强 早春2018-2 布面油画  600×200cm

一开始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之前去的时候正是九月底,绿叶成荫,此时已是十一月的深秋,寒风萧瑟,不知山里会怎样。没想到进山后收获颇丰,因为是淡季,山里几乎没有游人,我和爱人两人走在这空山里,整个大自然仿佛只属于我们二人,连时间似乎都失去了意义,令人忘却古今。由于树叶已落,草木干枯,整个山的肌理与形状显现出来,山色苍茫,石色苍郁,看似没有色彩,细品之下这浅绛的暖灰中却隐含着各种微妙的色彩变化,而溪水格外清澈寂静,水落石出,水中岸边的乱石形态各异,与巨型的山石在色泽与味道上又大不同,有许多山石本身就呈现出国画中的青绿色泽,让人不得不感叹,谁说中国画不写实?怎么来形容当时的氛围呢,只能用三个字来概括——“画中游”。这个“画”是宋代的山水画。

马永强 早春2018-3 布面油画  2018年  600×200cm

面对这样真实的大自然,我和古人仿佛不再有时间的距离。同时似乎领悟到此情此景称作“山水画”比“风景画”更贴切,一下子好像明白了好多事情。理解了古人为什么那么画,也理解了柯罗为什么那么画、希施金为什么那么画,其实没有秘诀,是大自然决定了画的风格,只要你忠实于你所画的对象,把它真实地呈现出来,作品自然就有风格。

最新产品

商城热卖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