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行情
  • 新闻
  • 全部

【2019年中榜单】中国当代艺术家:市场重压,谁在逆流而上?

来源:雅昌资讯 2019-07-22 18:18:02 责任编辑:魏芳
245

随着2019年春拍大幕落下,2019年春季的当代市场头部艺术家名单也遭遇大洗牌,尤其是一些前几年市场看似稳健的艺术家没有出现在名单中,取而代之的则是在市场调整中沉寂许久、苦等机会的“老炮”。那么,谁是2019上半年二级市场的屹立不倒的“常青树”?又有谁是今春新上位的“黑马”呢?

刘野国际画廊加持,黑马逆势称王

在价格体系亟待重新梳理的当下,当代艺术市场在摸爬滚打中逐步确立的“市场价值观”,令从业者感到欣慰。现在一旦有“精品”入市,买家们丝毫不见手软,而遇上一些艺术史价值明确的拍品,竞争者也比以往更多了……这些共同支撑起中国当代艺术最后的根基和信心。

刘野成为2019上半年最畅销的中国当代艺术家,或许并不令人意外。去年在上海荣宅举办了惊艳个展,以及今年2月刚被卓纳画廊代理的刘野,在今年的二级市场中也交出了一份令人惊艳的答卷。刘野市场最早从欧美起步,拥有相对丰富的国际受众。但作为欧美大画廊布局亚洲艺术家的一个新案例,卓纳画廊的支持还是为刘野带来了更多新的购买力,令其作品价格在近期快速蹿升。

刘野《BOOGIE WOOGIE,小女孩在纽约》压克力油画画布 210×210cm 2006年作

香港苏富比成交:2297.5万港元

据统计,本季成交的20件刘野作品中,近半数为溢价售出,部分“熟货”直接翻倍,个别生货更是抢手,尤其是佳士得香港春拍日场一件小尺幅、估价仅为70万-90万港元的刘野作品 《白日梦》,经过多方抢夺,最终以估价的10倍成交。

刘野《白日梦》压克力画布 22×29cm 1997年作

佳士得香港成交:732.5万港元

得到新燃料的注入,刘野在2019上半年的成交超1亿元,接近他过往最高的年度成交,而这股热度依然在延续,下半年或将有更重要的刘野作品趁机露出市面。

周春芽最多拍卖行的共同选择

去年还牢牢占据榜首位置的周春芽,今年滑落到第二,同步下滑的还有成交额及上拍量等核心数据,同比均有40%左右的下跌。虽然数据给了我们足够多的唱衰理由,但深入到其市场细部,同时结合艺术市场的规律来看,周春芽的市场其实并没有大问题。

首先,成交额的下滑主要原因在于高价的缺失。目前周春芽的高价主要集中在1993年前后的“树”和“石头”系列,但经过近两年各家拍卖行的集中挖掘,周春芽的早期精品已基本全部换手一轮,短期内难以出现在市场,导致市场缺货,因而影响成交额。

周春芽《石头系列—与石头联接的树》油彩画布 195×130cm 1993年作

佳士得香港成交:3252.5万港元

不过一旦有周春芽早期精品释出,市场反响依然强劲,如其1993年作品《石头系列—与石头联接的树》在本季佳士得香港拍出3252.5万港元,超估价30%。而周春芽的“桃花”系列同样广受市场欢迎,在苏富比和保利香港均有千万左右的成交。

周春芽《通往龙泉山的小路》布面油画 200×250cm 2006年作

佳士的香港成交:977.5万港元

周春芽各个价格阶段的作品均十分丰富,且市场流通量充足。尽管本季春拍市场整体上拍量下滑,周春芽作品上拍量也受到一些影响,但仍有30件在北京、香港和台湾12家拍行上拍,是中国当代艺术家里上拍最多,辐射面最广的艺术家。同时,周春芽价格基础稳固,本季其共有11件超百万成交,为中国当代艺术家之最,整体成交率也保证在80%以上,侧面印证了其良好的市场流通能力。

刘小东蛰伏8年迎爆发

作为“新生代”画家的旗手人物,刘小东的二级市场表现自2011年爆火以来一直比较挣扎,由于在2008-2011年前后价格上涨过快,刘小东作品(尤其是普品)用了8年时间和许多流拍的代价才一步步抹平拍场里的价格泡沫。在调整期间,刘小东作品一直是精品(千万级)不愁卖,普品不好卖,同时因为成交率不高,市场不够活跃,所以精品释出也不多。

刘小东《休息》布面油画 138×120cm 1988年

中国嘉德成交:1127万元

1988年的早期作品《休息》以1127万元成交,两件作品极大抬升了刘小东的成交总额。此外,百万左右的刘小东小作品也卖得很好,令刘小东二级市场的半年成交额达到6540万元,成交率也高达90%,为近期最好的半年表现。

曾梵志“天王”的常规操作

2018年,曾梵志迎来新的画廊合作伙伴Hauser & Wirth,并在伦敦、苏黎世和香港的画廊空间相继举办了个展,不过一级市场上的新动作并未对二级市场构成太多影响。作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最成功的的艺术家之一,曾梵志也是二级市场价格体系最成熟的艺术家,针对他不同阶段、风格及重要程度的作品开出准确的定价,拍卖行给出的估价,大多八九不离十,很难有漏捡。加之新介入的购买力不多,曾梵志作品在本季二级市场中稳健得“没有太多惊喜”。

曾梵志《面具》油彩画布 198.7×149.4cm 1996年作

佳士得香港成交:2352.5万港元

张晓刚地位稳固,早期精品难觅

某种程度上,张晓刚与曾梵志很相似,都是行情稳健的蓝筹艺术家。两者唯一的不同点是,张晓刚的作品总量较少,能流通的精品量更少。尤其是在前几个季度有多件早期作品集中释出的背景下,当下未露面过的重要作品变得很难找。

张晓刚《血缘系列:大家庭 第10号》油彩画布 200×300cm 2000年作

佳士得香港成交:1272.5万港元

后记:其实,在这份名单里不难发现中国当代艺术当下所面临的调整,在经历了过去十年时间的市场竞争之下,多数的藏家和市场推手选择了暂时的偃旗息鼓,甚至心灰意冷。但潮流有跌自然有有涨,也有不少拍品在整体低迷的大环境下逆势上扬,一旦艺术品市场复苏之后,当代艺术市场潮流是否会再次出现?这个答案想必是肯定的,但是我们希望在这次调整中,中国当代艺术家们能够取得市而场和艺术的双赢。

最新产品

商城热卖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