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行情
  • 新闻
  • 全部

体会杨昌刚书法里的大气磅礴

来源:百度 2018-09-17 17:28:41 责任编辑:任佳敏
194

在几千年中国传统文化的大江大河里,汇聚了众多优秀的文化门类,它们以不同的形式展现着具有中华民族独特个性的文化内涵。书法作为传统文化中的重要一支,几乎影响了所有的传统文人。长期以来,在文字的视阈里,它已经成为文人们传达人生理想、寄托内心情感的一种文化方式。书法在其取象、取势、取韵的有机融合中进行着逐级的升华,它们共同传达着书法的文化精神和人文内涵。

明代李日华说:“凡状物者得其形,不若得其势,得其势,不若得其韵。”由势到韵,是一次生命的升华,所以韵是一种人生境界。常言道“晋尚韵”,其实何朝何代的书家又不是将韵作为书法的最高境界来完成自己的书法使命呢?韵是一种文化涵养,是人生的理想,是性情的内化。韵是将喜怒哀乐、动之于色的外在行为锤炼后的平淡之极。所以,韵必然寓意着静穆中的人生和饱经风霜后的沉潜。它拒绝着张扬,拒绝着形迹的外露,因此,它将书法所独有的文化品格表达得尽善尽美。既然韵作为一种静态的表达方式,单纯地追求韵味,可能使其作品在静穆之余夹带着窒闷的气息。

当代书坛,更多的研书者是以势取胜的,杨昌刚亦然。他书法中的势更加具体的表现在对王铎、傅山的的借鉴和吸取,他的书法作品,使人读之,确有几分气贯山河的态势。然而,对势的一味强调,让人在阅读之余发现其中不乏粗糙和草率的笔意,从而缺少精致和典雅的成分。近年来,他对魏晋书法的重视,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过去虚张声势的风格,使作品在摧枯拉朽、翻江倒海的气势中增加了几分内敛和灵秀。作为活跃于当代书坛的中年精英,杨昌刚由势到韵的研书过程是值得人们仔细玩味的。

杨昌刚精品书法1

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原书风有如振聋发聩之势,在全国书坛异军突起,致使多少书学者趋之若鹜,迷恋于王铎的行草书。然而,学王铎者众,知其精髓者少;得其势者众,知其根者少。王铎的兴起,让众多研书者依样画葫芦,单纯追求线条的牵连和翻折,追求湿墨的入目,追求狂放的字迹,将一个酣畅快意的王铎变成了陋习盈身、乌烟瘴气的王铎。杨昌刚早年的行草书主要得力于颜真卿,在崇尚浑厚肆意的民间书风的同时,他对米芾、董其昌也有着独到的体悟。新世纪以后,他对王铎、傅山的书法用力甚勤,每日不倦,得其笔意。由于他的审美取向和自身性情又与王铎、傅山融洽无间,故而对其书法的认识更进一步,使其创作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王铎的行书用笔稳重沉着,点画瘦劲匀称,结字工整紧密,体势俊巧古雅,得二王妍美秀丽的同时,追求俊宜流畅和浑厚凝重。其草书运笔飞动,粗细起伏带有颤动的韵律,字与字之间有所引带,行与行之间相互参差,作品呈现出奇逸狂放的态势,用“元气淋漓障犹湿”来比喻,实乃天衣无缝。杨昌刚沉潜于王铎,对其精彩之作进行了反复的揣摩和临习,捕捉着王铎书法里的势和气。另外,杨昌刚有着开阔的眼界,学王铎却又并非拘泥于王铎,他发现其书存在刻意安排的痕迹,进而在内心深处对书法产生了新的理解。王铎行草有着很高的造诣,他所取得的成就却直接来源于魏晋,也就是说,他对二王书法长期的研读使其书成为明清时期的一座巅峰。因此,要想吃透王铎书法的深层内蕴,必然需要领悟二王碑帖的精髓和智慧。从此一点来看,杨昌刚对王铎书法的深刻理解表现在他从学王铎上溯到学二王,尤其关注和锤炼着王羲之的笔法、字法和章法,这便体现出他由势到韵的转向,他以求通过对二王的临习,增强作品的韵味和质感。

杨昌刚精品书法2

杨昌刚对北碑和墓志有着长时间的迷恋,古茂朴拙的审美意向决定了他对碑派书法的尊崇。他信奉傅山“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的“四宁四毋说”,视天真烂熳、大朴无华为书法的高境界。近代以来,随着碑学的兴起,更多的书家进行着将北碑融入行草的尝试,这一尝试让行草书创作在帖学的背景下呈现出新奇的身姿。北碑融入行草的优势在于可以打破行草书中本有的流滑,使作品表现出生涩的意趣。流畅本是行草书的特色,然一味求疾求快容易使线条空乏和飘浮,在强调流畅的同时,适度加入北碑的生涩,可以增添线条的古意,丰富作品的内蕴。生涩作为行草书的一种辅助性调料,它能够更好的控制作品的节奏。读近期书作,其八尺行草条幅《张居正诗舟泊汉江望黄鹤楼》便是一例,作品中饱含着篆隶的笔法,率意的线条里潜藏着浓郁的金石气。读此作品,犹如细品雨后的绿茶,口留余香;犹如吟咏生涩的宋诗,如食橄榄,回味隽永。

最新产品

商城热卖

热度排行